完美彩票(WM)网 > 人间最得意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灯火下三人

第五百九十六章 灯火下三人

作者:平生未知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完美彩票(WM)网 www.sxfsdjd.com,最快更新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

    寒风入沉斜山,叶圣站在太玄台前,所有弟子都被遣散,那位太一真人和太雾真人都已经被下了寒狱,若是没有什么意外,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可能走出寒狱了。

    叶笙歌就站在崖前,看着那些云海,神情一如既往,没有什么变化,叶圣和她并肩而立,这一对父女站在崖下,各自看着云海,没有谁在说话。

    叶圣和那位鸾鸟一族女妖君的事情,过了今日一定会传扬出去,因此观主也没有多此一举去警告山上的弟子不能外泄今日之事,这种事情,传扬出去之后,会好些不可预料的影响,但归根结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若是说叶圣因为和鸾鸟一族的那位女妖君有什么过往便不让他做圣人,不让他继续做这个道门教主,这肯定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既然是往事,便不是什么大事。

    看着云海,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叶圣轻声道:“你和你娘亲长得很像。”

    这是叶圣时隔很多年之后,第一次对着叶笙歌说话,脸上也有很多缅怀的意味,上一次叶圣看着叶笙歌,那个时候她还是襁褓里的婴儿,不能记事,自然也记不得叶圣。

    只是那个时候的叶圣,早已经是云端圣人了。

    叶笙歌没有说话,她就这样看着云海,就像是没有听到那句话一样。

    娘亲也好,还是爹也好,对于叶笙歌来说,都是很陌生的称呼,她在有记忆开始,便被观主带到了沉斜山,在沉斜山上,叶笙歌只有观主这么一个亲人,别的弟子们她不愿意亲近,观主在过往的那些年,说起叶笙歌的身世,不过简单以父母双亡来一笔带过,叶笙歌也不曾怎么过问,但不问,不代表着不想知道,只是那些年大多知道没有结果,叶笙歌也就没有张口问过什么。

    不过现在什么都知道了,知道了她的娘亲是那位鸾鸟一族的女妖君,知道了她的爹是道门教主,是云端圣人之一,是整个道门说话最管用的那个人。

    可是知道了这个身世又能怎么呢?

    一年仍旧是有春夏秋冬四季,一日还是朝暮而已。

    她仍旧如此看人间,不过人间看她,自然是会变的。

    但这和她无关了。

    叶圣温声问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叶圣在云端修行多年,与人打交道的次数本就不多,偶有几次,都还是和别的几个圣人而已,与人说话,叶圣实在是都有些不习惯。

    但叶笙歌是他的子嗣,是他血脉的延续,是他在整个人间,最为亲切的人,所以他愿意多说几句。

    “娘亲叫什么名字?”

    叶笙歌没问别的,只是开口问了这句话,那位鸾鸟一族的最后一位女妖君,也是最后一只鸾鸟,在妖土的声名很是响亮,就算是在山河这边,也有不小的名头,但不管是那边,还是这边,好像都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位女妖君的名字,或许知道的,也就只有叶圣一个。

    叶圣看着叶笙歌,沉默片刻,然后笑意仍在,轻声说道:“笙歌。”

    叶笙歌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叶圣。

    叶圣温声道:“你娘亲就叫笙歌,所以取名的时候,才给你取名叫做叶笙歌,不过你身份特殊,生下来之后我不可能把你带到云端去,所以只能交给了梁亦。”

    叶笙歌继续问道:“那娘亲呢?”

    叶圣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伸手在云海里分出一条路来,走入其中,然后才转头看着叶笙歌,轻声说道:“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我猜你一定很有兴趣听听。”

    叶笙歌站在崖边,摇了摇头。

    虽说是摇了摇头,但她还是走入了云海之中。

    ……

    ……

    妖土的天气总是那般不好,山河那边才立秋,妖土那边便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雪,雪不大,却也不小,带着刺骨寒意,飘落到人间。

    妖土有很多地方的景色都很好,但是那些景色好的地方,大多都是某个种族的疆域,而且还是最为核心的地方,别说去看看,就连出现在那附近,都要被视作挑衅。

    在妖土南方,有一处峡谷叫做迎春谷,是妖土罕见的一处四季如春的好地方,这原本是凤凰一族的领地,只是在六千年前那场大战之后,那位妖后身死,世间便再没有了任何凤凰,这地方,自然便被其余的妖族所占了,六千年的岁月更替,这处峡谷几次易主,最后落到了狰族手里。

    狰族也是这妖土有数的大族,若是说起来,存世的时间,也不会比别的种族短,只是这一个种族和白泽一族在内的多个上古遗族一般,都开始渐渐凋零,到了如今,这迎春谷里的狰族便再没有半个大妖了,就连登楼修士都十分稀少。

    只是好在最让人觉得欣慰的是,狰族在没落多年之后,总算是在族内出现了年轻天才,那个才短短修行五十年便已经成了一位春秋修士的年轻人叫平南。

    被狰族视作未来。

    是狰族复兴的希望。

    而且在如今的妖土里,平南一直都是最出彩的两个年轻人之一。

    之所以说是之一,那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年轻女子,也足够惊艳。

    鸾鸟一族的那个年轻女子,叫做笙歌。

    那是被认为有大妖之姿的妖修。

    今日迎春谷外,平南早早便走出迎春谷,等着那一人。

    多日之前,笙歌与他约战在这迎春谷前,要一决高下,要分出谁才是真正的年轻一代第一人,若是换做旁人,平南不会理会,但是此人是笙歌,平南没有办法不理会。

    所以他早早便等着。

    在小雪之中,平南提着刀,等着那个女子。

    他根本想不到,之后很多年里,他会和那个女子纠缠不清,他也想不到,很多年之后,他和那个女子都会成为妖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更想不到,他之后也会在某人的碗里度过好几百年光景。

    这位现在不过是春秋境的平南站在一块大石上,伸手让雪花落在手心,等到雪花化开,他便等到了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在小雪里踩着风雪而来,一身白裙,腰间是一根绿色的腰带。

    女子的发随意披在脑后,乌黑透亮,她的五官在她那张脸上,显得那么合适,她的眼里尽数都是光,但整个人都透着孤高的意味。

    平南早在很多年前,便已经听过她的名字,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是第一次,在那一瞬间,平南便有短暂失神,这一定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也是最特别的女子。

    绝对不会有之一。

    一身白裙的笙歌站在小雪里,便感觉和天地融为了一体。

    看着平南,笙歌清冷的声音响彻天地,“听说你以往和我齐名,以后不必了。”

    平南提着刀,笑了笑,“我倒是觉得以后提及我的名字的时候,再不该有你的名字。”

    那个一身白裙的女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到顶点,无数磅礴的气机疯狂从她身体里涌出,磅礴气机卷着风雪,很快便让这里起了一场大风。

    大风过后,有个中年道人和一个同样一身白裙的

    女子站在远处看着这边。

    中年道人除去是叶圣之外,还能是谁,这位圣人看着那个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再见的女子,微微一笑,他轻声开口说道:“你娘亲年轻的时候便是这么个脾气,不愿意屈于人下,你和你娘亲很像,不过你到底是走在众人前,并不怎么费力。”

    “也倒是,你这个血脉,便是我也有些艳羡啊。”

    叶笙歌看着那个被风雪掩盖了的女子,沉默片刻,然后问道:“那位大妖为何进了你的镇妖碗里?”

    叶笙歌认出了那个大妖就是平南妖君,要知道叶圣这些年有传言说他的镇妖碗里镇压着一位大妖,但是并无证据,要不是朝青秋之后一剑斩开那镇妖碗,放出那位平南妖君,只怕再过上几百年,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可叶圣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镇压这么一位大妖在镇妖碗里吧?

    这不管怎么看,都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叶圣看着那场渐渐停歇的大战,负手说道:“要想知道,那便看下去吧,故事便是这么个故事,可我这么些年从来都没有找到一个有资格听的人,你如今知道了,便好好听听,好好看看。”

    大战落下帷幕,笙歌走出风雪里,平南杵刀而立,脸色苍白。

    走了数步,笙歌转过头来,看着那个已经站立不稳的年轻人,神情没有什么变化,沉默片刻,她说道:“这一战只胜你半招,十年之后再战。”

    这不是请求,也不是邀战,而是宣告。

    平南笑了笑,发现她很快消失在眼前之后,这才仰头倒了下去。

    在迎春谷外的这一战,在很多年之后,都被人津津乐道。

    叶笙歌和叶圣在原地站立很久,叶圣这才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说了一句走。

    叶笙歌点点头,同叶圣一起走入风雪之中。

    有笙歌作为鸾鸟一族最后的荣光,做出任何事情都会死妖土里的大事,这一次打败平南之后,整个年轻一代便再无一人可以和她相提并论,而且她和平南的十年之战,也传了出去,在当时妖族和人族处于六千年以来最为和平的阶段,并未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这两个年轻人身上。

    十年之后,笙歌和平南都已经是春秋境巅峰的修士,这两位代表着当时妖土年轻一代最强的两人,在北海旁有过第二战。

    ……

    ……

    叶圣领着叶笙歌走在北海岸边,叶笙歌看着熟悉的场景,想着当年朝青秋曾在这里斩杀过一位大妖,便有些失神。

    叶圣显然是也想到了这件事,他看着叶笙歌说道:“朝青秋才是这个世间一等一的怪胎,要是早一些成就沧海,只怕你娘亲也看不上我,早跟着朝青秋去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圣没有半点醋意,多得是无奈。

    朝青秋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强之人,他的境界修为早已经能够破开这个人间的束缚,却因为剑士一脉,还留在人间。光论战力,别说是他叶修静,就连别的什么圣人三两位加在一起,都不会是朝青秋的敌手,这样的人,他除去佩服之外,并不能生出任何别的东西来。

    世间修士,抛去阵营,少有不钦佩这位剑仙的,他不同于柳巷,不同于很多年之前的辛剑仙,只活在故事里,朝青秋是切切实实活在他们眼前的。

    而自己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那股女子,则是更没有什么好说的。

    北海浪花翻涌,叶圣看着自己的女儿,轻声说道:“你娘亲本身便是天底下最傲的女子,当她成为大妖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求娶她,诞下这世间最强血脉,但没有一个大妖能成,便是因为那些大妖,没有任何一个能胜过你娘亲。”

    “既然不能胜她,为何又有资格成为她的夫君,没可能的。”

    叶圣絮絮叨叨说着话,但叶笙歌却是响起了某个现在不知道在何处的年轻剑士。

    那个人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朝青秋的。

    那自己会成为第二个自己的娘亲?

    叶圣还要说些什么,忽然看到远处走来的两个人,叶圣便拉了拉叶笙歌的衣袖。

    这位圣人指着远处说道:“你娘亲和平南的第二战,你猜结果如何?”

    叶笙歌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走在海岸边的那对男女,觉着自己的那个娘亲,真的很美。

    叶圣呵呵一笑,也是眼神温和。

    笙歌和平南走在海岸上。

    他们之前在海域中有过一战,那一战的结果,自然和十年之前一般,仍旧是笙歌胜过半招。

    平南提着刀,随意说道:“十年之后,你我差距并未拉大,十年之后再战?”

    笙歌盯着海面,情绪漠然,“二十年之后再战。”

    平南微微一怔,但很快便想清楚其中道理,既然是十年一战让他们的差距没有拉开半点,那便再等二十年,看看时间长些,结果会不会有不同结果。

    想通了这一点,平南点点头,认真说道:“二十年之后,便是你要败了。”

    笙歌看了一眼天外,平静道:“我不会败。”

    平南摇摇头,“走着瞧。”

    笙歌摆了摆手,就要离开北海,但很快却被平南喊住,平南饶有兴致问道:“我倒是很想知道,像是你这样的女子,以后要嫁的男子该是什么样的?”

    笙歌难得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你想知道,先胜了我再说。”

    平南认真想了想,说了个好字。

    再抬头的时候,笙歌早已经不知所踪。

    在不远处的叶笙歌早在之前平南开口的时候便已经看向叶圣,叶圣感受着叶笙歌的目光,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他要是能娶到你娘亲,还有我什么事?”

    叶笙歌扯了扯嘴角,她真正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不是说平南怎么想,反倒是是不是就因为这件事,自己的这个爹便把平南妖君给镇压在镇妖碗里,这一关便是好几百年。

    叶圣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没有怎么说话,只是拉着叶笙歌走向了别处。

    笙歌和平南的十年之战,和十年之前的那一战结果没有任何区别,这在大多数人看来,那便是笙歌两战皆胜,早已经赢下了这同代之争。

    从这个时候开始,已经有许多人开始想要求娶笙歌为妻了。

    不过性子如此高冷的女子,早就已经放下豪言,若是不能胜她,便没有资格。

    笙歌在同代之中一枝独秀,妖族这边,也就只有平南有些可能,别的修士在面对她,没有半分胜算。

    于是很多人都死心了。

    但平南没有。

    两战都只是差半招而已,平南是年轻一代里最有希望一战超过笙歌,最后抱得美人归的那个人,所以整个妖土,开始把目光放在了这位狰族的年轻天才身上。

    二十年的时光,不长不短,对于他们这些修士来说,只是眨眼一瞬间的事情。

    二十年之后,笙歌和平南相约一战。

    叶圣没有去看,却是领着叶笙歌去了朝歌城。

    俗世里三座王朝

    ,延陵梁溪大余,延陵帝都洛阳城,大余帝都太平城,而在梁溪,帝都便是朝歌城。

    朝歌城的规模不比洛阳城小,城里时常能够看到身穿道袍的年轻道士行走,这些或是出自小道观,或是出自名山的道士们很受那些普通百姓的尊敬。

    叶圣领着叶笙歌走在街道上,看着那些高大的建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点点滴滴,转头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带你去看那场大战吗?”

    叶笙歌理所当然的说道:“娘亲不会输。”

    叶圣点点头,“妖土同代没有人能够打过你娘亲,就是平南也不行,你娘亲在妖土倦了之后,他自然会来山河这边,所以我们等着她便是。”

    叶笙歌听着这些话,想起了那个当初从妖土而来要挑战她的青槐,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青槐要更比她像自己娘亲。

    叶笙歌修道一直随心,虽然没有非要做第一的想法,但一直都是第一,这便和她娘亲不同,所以她们有些像,但没有那么像。

    叶笙歌站在街旁,看着人来人往,觉得有些舒适。

    叶圣轻声说道:“朝歌城,我年轻的时候便来过好几次,每一次都能吃到好些不错的吃食,可惜现在我们吃不到,你若是也想吃,等听完这个故事,我带你去。”

    叶笙歌问道:“您高坐在云端,身份如此尊贵,还要吃人间之食?”

    叶圣有些讶异的说道:“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就是要自在,想做何事便做何事,若是还要被束缚,辛苦修道为何?”

    叶笙歌淡然道:“我如今也是这般。”

    叶圣摇摇头,“你的自在,并不是真的自在。”

    叶圣问道:“若是无我,你还愿意待在沉斜山,却无人愿你在那里继续待着,你又有什么办法?”

    叶笙歌平静道:“若是无您,自然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若是没有叶圣,那便没有观主领着叶笙歌走上沉斜山,也就没有了现在的局面,是叶圣当年种下的因,现如今来看果。

    说不上对错,但有因果。

    叶圣并不反对叶笙歌所说的这些话,他继续说道:“因果一事,最难琢磨,你今日所做一事,或许在千百年之后,便是种下了一个天大的因,任你修为再高,道法多强,也无法推演完全,所以说起因果,这都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但修道到了最后,要做的自然是无惧当初种下的因,就好像当日我种下了因,如今有人要赶你下山,要你性命,我能对他说不行,我要他性命,这便是修行的意义。”

    叶笙歌反问道:“那朝青秋呢?”

    朝青秋是这六千年来的第一人,论起来境界已经是无人可比了,但到了最后这位剑仙都不曾真正的自在过。

    叶圣平静道:“心中有了牵挂,自然就不再自在了。”

    叶笙歌知道是这个道理,还想说些别的,叶圣忽然就笑了。

    顺着叶圣的视线望过去,那边街道上走来了一个年轻道士,那道士生了一张不错的脸,一身道袍在身,说得上丰神如玉。

    叶笙歌没来由的想起一句诗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但她很快便转头看向叶圣。

    叶圣微笑道:“怎么了,你不许我年轻的时候长得好看一些。”

    叶笙歌没有说话。

    那个年轻道人便是年轻时候的叶圣。

    叶圣看着那个走在街道上的年轻人,忽然感叹道:“真的好看啊。”

    ——

    笙歌三十年里,胜过了平南三次,便已经觉着妖土再没有任何一个妖族年轻人能够胜过她了,于是这位鸾鸟一族的年轻天才便离开了妖土,来了山河这边,游历数年,第一次与叶圣相遇便是在朝歌城。

    叶笙歌和叶圣站在某处山丘上,看着那场大战落下帷幕,叶笙歌有些见怪不怪的说道:“原来你真的能够胜得过娘亲。”

    叶圣自然要胜过笙歌,若不是这样,他如何能够打动那女子芳心,只是胜过笙歌之后,就算是叶圣最开始也没能真正夺得她的芳心,那是个好胜心无比之强的女子,所以她和叶圣约战,在五十年之后再战。

    叶笙歌问道:“五十年之后,你是什么境界?”

    叶圣淡然道:“我和你娘亲那个时候都已经登楼了。”

    说完这句话,叶圣有些惆怅的说道:“那当然比不过你,你不过三十岁便已经春秋,百年之内一定便能登楼,我登楼的时候,都已经一百多岁,快要两百岁了。”

    叶笙歌笑了笑,有些开心。

    和叶圣的纠缠,比和平南的纠缠更有意思,大概是因为和平数次大战,笙歌都以胜利结束,而遇上叶圣,却都是以失败落幕。

    所以这两个人的感情,便越来越深。

    叶圣走在一场大雨中,磅礴大雨落在两人身上,没有任何影响,叶笙歌看着远处的灯火,问道:“你注定要入云,娘亲注定要成为大妖,为何还能走在一起?”

    叶圣也在看着远处的灯火,轻声笑道:“自然很难,所以在表露心迹之前,我想先做些别的事情。”

    叶圣说的别的事情,自然不会是小事。

    叶圣在去找笙歌之前,没有做别的事情,只是花了三百多年,入云之后,一心修行,便成了道门修为最高的那个人。

    叶圣微笑道:“我早说过了,要是想做些事情,自然得足够强。”

    说起来,叶圣在朝青秋出现之前,真的是这个世间一等一的天才人物,甚至说得上最天才也不为过。

    “我成了道门最强,要做些什么,便做些什么,不过这终究不是小事,所以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叶圣看着叶笙歌感叹道:“事实上,最开始没有人知道的。”

    叶笙歌沿着道路往前,很快便到了灯火之前,看着那一对男女处于木楼之中,叶笙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圣站在她身旁,感慨道:“你娘亲果真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只是脾气不太好。”

    叶笙歌转头瞪了叶圣一眼。

    叶圣下意识缩了缩头。

    这个时候,天地之间忽然闪现出一道绝世刀光。

    看着便是气势磅礴。

    更是妖气冲天。

    叶笙歌手指向远处的刀光,问道:“所以平南妖君就这么被你镇压到了碗中?”

    叶圣无奈道:“我本来不想这般大费周章,只是他对我不依不饶,被我打跑了好几次,最后还要和我不死不休。”

    叶笙歌一针见血说道:“他喜欢娘亲,你定然是做了些什么事情,不然他不会这样。”

    叶圣看着叶笙歌,忽然眼里便充满了悲伤,他看着灯火之处,沉默了很久,这才说道:“是我害了她。”

    叶笙歌也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或许是我。”

    叶圣摇头苦笑道:“天底下不会怨自己孩子的娘亲,即便你娘亲那般与众不同,也不会怨你半分。”

    叶笙歌说道:“若事实如此呢?”

    Ps:这一章七千字,今天还有,等着吧。

本站推荐:仙宫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完美彩票app下载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武道宗师道君

小说人间最得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美彩票(WM)网只为原作者平生未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生未知寒并收藏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292 Date: Fri, 19 Jul 2019 16:11:35 GMT X-Via: 1.1 C1011 (random:532837 Fikker/Webcache/3.7.7)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C1011
Date: 2019-07-19 16:11:35

Fikker/Webcache/3.7.7